喻君于怀

小太阳

顶原po

不肖儿孙六千岁:

原号已死。理由如上图↑

一开始的笑意渐渐褪去后留下的就只剩了心酸。

本来出动漫之前就很难受了……并不是觉得动漫本身哪里不好,动漫很棒,只是那些只看了几集动漫就瞎扯,完全不顾及原著本身的人让我很是反感。果不其然,度过了一个不是很太平的5.29,原本圈子里对全职最忠心的热爱变了味,混进了如同某些不理智的盲目的追星粉般的声音。很难想象出了这所谓的改编网络剧,圈子里将会是一派怎样的光景。

啧。

其实也不难想象,只是不敢去想。我的内心还没有强大到去接受那样的残酷。

老实说,我是腐,但仍保留了一丝理智,好歹也懂得感情这种事无论什么性向都不能强行凑。可看这架势,这网络剧怕不是连最起码的对原作品尊重都不懂。

还记得最初看全职,印象深刻的不只是书中所写,最惊艳我的其实是作者王东。(这里私心用了虫爹本名以表敬意)整本书没有丝毫为了写感情而强行添加的感情线,完全靠着角色们的本色出演撑起了一个宏大而盛丽的世界。那个曾让我的灵魂被感动到为之颤抖战栗的世界。

缅怀原号,以及它所携载着的那份最初全职带给我的美好。

视美制作全职高手动画相关意见反馈:

关于《全职高手》动画有关【抄袭】【兼用卡】【人物塑造】等方面的反馈,希望官方能够对外界质疑其抄袭等问题做一个正面回应,并且进行处理。并针对1-8集所存在的问题和情况进行了整理,希望官方能够重视粉丝意见,给予相应的回应!

附兼用卡网盘整理 链接地址

附长微博地址 链接地址 (WB@视美全职高手动画相关意见反馈

希望我们的发声能够被听到,制作方可以站出来承担应有的责任!


叶修生日快乐!愿你所愿皆所得!

【喻黄】夏夜

一块没有意义的小甜饼
时间设定是第六赛季蓝雨夺冠,我真的记不清当时是主场还是客场了,如果是客场就当是大家回来之后发生的事吧,真是不好意思…
私设有,ooc有,纯清水
其实就是一个莫名其妙的脑洞
随便写写
喻黄真的好甜啊(ㆁωㆁ*)

    冠军带给这支队伍的喜悦无疑是巨大的,一群人毫不犹豫的找了地方开庆功宴去了,自然也少不了喝了点酒。幸运的是蓝雨各位的酒量都还可以,没有出现什么一杯倒的现象,但尽管如此也没有一个人不是晕晕乎乎的,最严重的黄少天甚至走路有点儿打飘。喻文州见状也不打算继续留下,带着黄少天先行离开了,哪想到走到酒店门口准备打车回俱乐部了,黄少天又闹着要吃雪糕。

    喻文州看了眼表,已经十点多了,现在估计也没地方买雪糕,就准备无视他的无理要求,不想黄少天竟然像个小孩一样蹲在路边不走了。他确实是喝醉了,喻文州心下无奈,也只好依了他。

    为了避开粉丝,聚餐的地方不是很繁华,周围的路上已经没多少车了,喻文州和黄少天互相扶持着在大马路上溜达,竟然还真找到一家开门的小卖部。喻文州给黄少天买了一个巧克力蛋筒。路边的街灯有点昏暗,晚风吹着脸颊,缓解着酒气带来的燥热,很舒服。两个人干脆也不急着回去了,拐进了一个街心小公园,就这么漫无目的游荡起来。

    “队长…嘿嘿…喻队…”

    黄少天双臂圈在喻文州脖子上,整个人几乎挂在他身上,喻文州被他坠的一个趔趄,急忙伸手去扶,一低头正好对上黄少天的目光,他的眼睛很亮,仿佛倒映着黑夜中的星星。

    真好看。

    冷静如喻文州那一刻都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思绪,只觉得心脏在胸腔里剧烈的跳动着,黄少天嘴里还叽里咕噜的嘟囔着“喻队喻队”,人却一个不稳,勾着喻文州的手一松,直接坐倒下去,手里的蛋筒掉在了花坛里,黄少天的一声惊叫彻底打断了喻文州的思绪,后者一走神竟没能扶住他,两个人有些狼狈的一起跌坐到地上,摔的不轻快。可黄少天还只是傻笑, 趁喻文州没反应过来,冲着人脸上吧唧就是一口,抬眼看着愣住的喻队长,软软的解释道:

    “上次你不是说,等拿到冠军的时候,就亲我一下吗?我觉得你这个怂包指定不敢亲,换我亲你还不行嘛…”

    上次,大概是指的黄少天生日的时候,蓝雨的队员给他开party,顺便来了个真心话大冒险,众人起哄让喻文州实现黄少天一个愿望,黄少天半开玩笑的说着,希望拿到冠军的那一天,喻文州能亲他一下,喻文州也半开玩笑的答应了。只不过这事儿在他脑子里也没怎么停留,黄少天倒是记得清清楚楚——毕竟不是开玩笑嘛。

    时间仿佛凝固了一样,夏夜的微风吹拂着两人的衣角,他们都喝了酒,谁也不知道对方脸上的红晕是为何而来。良久,黄少天看到了喻文州那种招牌式的心脏笑容。

    “那怎么好呢,岂不是要让少天看不起我了?”

    喻文州的声音极其温柔,仿佛要把黄少天融化成手心里的一滩水,黄少天这时才发现玩的有点脱了,连酒意都瞬间醒了几分,匆忙挥手想解释,却被喻文州一句话堵了回去。

    “别乱动。”

    唇上一片温热,两人都对这种事情毫无经验,这个吻纯情的仿佛出自两个幼稚的孩子。其实他们也确实算不上成熟,二十不到的年纪,全全还是青涩的少年,喻文州吻着黄少天,说是亲吻,实际上也不过是浅尝辄止的唇瓣的触碰,只是几秒钟的蜻蜓点水般的过程,却让黄少天由内而外有种窒息的感觉

    “怦怦,怦怦。”

    黑夜中只能听到心跳的声音,两人分开,对面坐在地上,相视而笑。

    “少天,我喜欢你。”喻文州故意放轻了声音喊着,好像在告诉身边那人一个秘密。

    “好巧,我也是。”黄少天学着他的样子,轻轻的回道,他的眼睛弯成了两道小月牙,里面满满的都是欣喜和幸福,“真是太好了。”

    是啊,太好了,喻文州也这样想着。

    嗯,少天叫自己队长的时间真可爱,声音清清亮亮的。自己,大概再也不可能离开这个小太阳一样的少年啦。

【随手】记廿九

    起床的时候不算早了,阳光透过窗户打在屋里的木地板上,留下一片浅浅的影子。地上堆着大包小包的年货,无非是些酒水米面,附上几提水果熟食,挨挨挤挤占据着客厅的一溜儿墙脚,簇拥着穿梭在其中忙来忙去的母亲。
    早上还有一轮采购,稍作收拾,也没吃什么早饭,草草就出了门。天气难得不算冷,但是依旧很干,空气中有一股冬天里常有的闷闷的土味,挤不出一滴雾水。车子上路,大街上冷清了很多,似乎一夜之间,偌大的城市里各式各样的人们蓦地就少了大半。也是的,到了这天,人们生活里的工作学业,或早或晚都要歇歇了。这确实是个微妙的日子,年关将至,却是前些日子那喜庆的一个总结,先前热闹聒噪的年气似乎就在这一天戛然而止了,年却才刚刚开始。
    只有超市的入口依然拥挤着,宽大的马路只有这一条车道还车挨车挤地排着长龙,车窗外是那一片冬日特有的晴朗的萧条,让人不自觉的想着这城中的人从哪里来,又去了哪里。超市里播放着一系列贺年的歌曲,却徒添了几分躁意,让人想要赶紧逃出这熙熙攘攘的人群。
    排在付款的队伍里,不禁感叹,这忙忙碌碌的几日,就算是年了吗?又有什么意义呢?曾几何时,年是中国人三百六十五个日月的盼望,又是三百六十五个日月的伊始,而现在,它是否早已彻底变成了一个“证明我在中国”的过场?
    假期没有了,春晚没人看了,炮仗不让放了,压岁钱推来还去,成了卖弄面子的形式,年夜饭的组成从一家人忙忙碌碌从早到晚的烹饪,成了一桌即食的鸡鸭鱼肉——有肉不就好了,要什么心意呢?
    从前,在一年到头锅里没点油水的日子里,过年是大饱口福,几分钱的糖块儿,油炸的肥肉,一碰就要掉满盘渣儿的点心,让多少孩子为此眉开眼笑,粗劣的鞭炮,从入夜响到天明。
    这样的日子我是没经历过的,似乎已是父亲童年时的记忆。对于我,童年的春节是回老家去,去和一群孩子闹腾,抛下学校里那个好孩子的形象,胡打乱闹上天下地,奶奶的院子里有猫儿狗儿,木板儿拴的秋千雪白的鸽群。老人一见面就是一大把齁甜的廉价硬糖,偶尔能从里面挑出几块包着金灿灿的锡纸壳的巧克力。姑姑的破三轮车,爷爷药房里阴森高大的药柜,成沓儿的五颜六色的薄纸贴花儿,那尽是些城市里永远见不到的东西。兄弟姐妹间,见面就打,几乎没一会儿消停,没几分钟准要哭鼻子,对着脸儿飙着劲儿看谁动静儿大,可到了回家的时候,刚一踏出院门儿,又要开始期待着来年的会面。
    把沉甸甸的战利品挪回车里去,已是中午,连门口那条路都不再拥挤了,望着寂静的城市,若除去那些春节打折的广告,又有谁能觉得这是过着年呢?过年在人们眼里,变成什么啦?趁着年关,忙着打点关系,人们开着冰冷冷的汽车满城的送礼,孩子背着书包在辅导班的教室里读着晦涩难懂的书,到处高喊着不放鞭炮的倡议。一顿饭,聚一聚,就算过年了,应付着七大姑八大姨嘈杂的问候,在厨房里做饭做到一身油烟气,闲暇里点点手机的屏幕,抢个红包,竟已成了少见的乐趣。
    老家的孩子长大了,羞涩了,虚伪的像群大人了,拿红包要懂得拒绝了,桌上的糖不能随便拿了,坐在那里,要老老实实安安静静了……
    载着满满一车的年货,回老家去。车子开上了高速公路,两侧的车子飞驰而过,留下一串模糊的影子,消散在山坡上灰色的枯枝里。
    那个问题又冒了出来,这些匆忙奔走的人们,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
    走吧,过年,回家。

【叶蓝】七年 01

Chapter1

#叶蓝# #ABO# #战争架空# #狗血预警# #ooooooc#

军官叶x军校生蓝

大概是周更,其实不定期更吧…
短小精悍,私设如山!不适者请不要误食!
(´;ω;`)

=============分割线=============

    “怦怦,怦怦。”心脏仿佛被攥住了一样。

    “你们黄教官调去带二级了,我姓叶,这个学期负责带你们班……”

    蓝河站在队伍里,一脸惊愕的看着正在讲话的军人。那人看上去没精打采的,一脸颓废的神情,可自然拔起的军姿又让人根本不可能否认这是一位优秀的军官。蓝河怔怔的盯着那位叶教官,努力的拼凑着脑中埋藏已久却永远不会丢掉的记忆,那张在硝烟和火光中越来越模糊的脸,又渐渐清晰起来,蓦然变得真实,完美的契合在军人的面孔上。

    学期开始的报道向来是无聊的,无非公布一下训练项目和学期目标,再就是这群四级生听的耳朵起了茧子的军规军纪,高级生的教官一般也就讲讲前者,顺便确定一下班级人员的变化就放这群少年回宿舍了。可这位叶教官也真是很有耐心,硬是用一水念经一样毫无波动的语气,把所有的材料从头到尾念了一遍,全程都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硬生生拖到中午,整个训练场只剩下了蓝河的班级。

    那句好不容易等来的解散像阵大风一样,噼里啪啦地刮倒了一片少年。对这些荣耀军校的学生来说,站一个上午根本是小菜一碟,至于为什么损伤这么“惨重”,也可见叶教官那种由内而外的颓废气息有多可怕了,那简直就是精神催眠级别的啊。

    看着同伴呼啦啦奔向食堂,蓝河有点犹豫的回头看了一眼新来的教官,那人正蹲在训练场边上抽烟,依旧是没一点正型,却让人根本摸不清深浅。又过了一会儿,围在他周围闲聊的几个学生也离开了,蓝河踌躇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教官,请问…您是不是叫叶修?”

    “呃…我是…有什么事吗?”

    叶修先是听见有人喊他,声音很清亮,回头看才发现,竟然是那个刚刚报到时一直定定地盯着自己的那个学生。是的,大概是那目光太过灼热,以至于开始并没怎么在意蓝河的叶修一下就发现了这个少年,对于这少年竟然还知道自己的名字更让他有些吃惊了。

    蓝河猛地瞪大了眼,急切的问道:“请问…请问您的军团称号是一叶之秋吗?”

    军团称号是每一个高级军人都向往的荣誉,只有真正顶尖的精英才会被荣耀军团的最高领导赋予,这个称号只有在退伍后才会公布于世,也可以说就是在工作期间的一个代号,而为军团培养人才的荣耀军校里所有的教官都是拥有军团称号的退伍军人,这也是这所军校成为联盟最强大精英基地的原因之一。

    叶修一愣,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却发现他对这个称号确实没有印象,不属于他身边任何一个朋友,这个少年突然的询问让他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词的时候他竟然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似乎很近,却又不属于任何一段记忆。

    “一叶之秋?”叶修脸上的疑惑只持续了须臾便恢复了那副吊儿郎当的平静,可蓝河却依旧不依不饶的盯着自己,又重复了一遍。

    “教官,请问,您能回答我的问题吗?”

    叶修有些无语地看着这个倔强的小子,挠了挠头发说:“不是,我的军团称号是君莫笑。”

    他看到蓝河的脸瞬间有点发白,那双干净的眼睛里充满的失望和诧异让叶修心头一震,那几乎是一种绝望的目光。

    “为什么这么问…?”叶修问。

    “不…只是…”蓝河顿了顿,似乎是想要掩饰掉不太自然的情绪,可惜未果,匆忙想要把问题含糊过去。

    “算了,你们这个年纪,多少都会有点古怪的好奇心嘛。”叶修看他不太对劲,自己打了个圆场,“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蓝河…”

    “哥记住你了,快吃饭去吧。”叶修反手一巴掌拍在蓝河的后脑勺上,正在发呆的少年被拍的一懵,抬头看见叶修笑着看他。

    那个笑容,明明就是…

    真是的,明明也是个有称号的军人,还自称哥呢。蓝河有点勉强地回了一个笑脸,转身走向食堂去了。
    “怦怦,怦怦。”叶修站在原地,看着少年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忽然觉得心里有点闷闷的,似乎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叶修随手打开通讯器,一个好听的女声随着屏幕的亮起传了出来:“怎么了叶修哥,那群孩子怎么样啊?”

    “沐橙,帮我查个人吧。”叶修掐了手里的烟,对面的姑娘叫苏沐橙,隶属于军团情报信息部门,称号沐雨橙风。

    “哦?有什么不好惹的小子你都治不了还要查人家底细的?”苏沐橙轻笑。

    “应该是叫蓝河。”叶修答道,接着就听到对面噼里啪啦的键盘声和苏沐橙的一声惊叹。

    “哎呀叶修哥,你不是吧?你看上人家学生啦?”叶修听着不明所以,刚想询问就听到姑娘接着说了一句,“这不是个Omega吗!”

    Omega?这个倒是真没看出来,叶修兀自感叹着,回忆了一下却发现那个叫蓝河的少年是没有什么纠结的肌肉,但挺拔的身板完全掩盖了Omega应有的柔弱,不知道的话大概只会认为是个面容姣好的Beta。

    “等等…这个蓝河…是蓝雨出来的人啊…我就说嘛这个姓氏如果不是蓝雨的孩子可真是少见…”苏沐橙不知道在吃着什么,说话有点含糊,却惊的叶修猛然瞪大了眼睛。

    蓝雨是联盟的收容福利机构,叶修几乎瞬间就完成了计算,蓝雨出身的四级生…

    …那蓝河,就是“那场战争”中幸存的人!

                          —TBC—

千与千寻
白龙CN宥年
千寻CN帽子

入坑两个月以来的截图…中能看的几张…

开心x